6万斤鱼儿一夜暴毙 怀疑有人投毒报复

2021年11月23日 xqiang 0 Comments

  记者&nbsp王觅
&nbsp
  在江宁淳化街道田园社区苏庄村养了5年鱼的张大忠,终生难忘前天上午的一幕:9个足球场大小、100多亩面积的水库里,白花花的死鱼浮满了沿水库岸边一圈的水面,形成了一条宽约两三米、周长约两千米的银白色“亮带”。

  6万斤鱼一夜暴毙

  昨晚7点,记者来到江宁苏庄村,一下车,夜风夹着一股腐烂发出的腥臭味就扑面而来。在张大忠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了位于他家屋后的苏庄水库。虽然已是晚上,但巨大的水库水面上,连成片的白色漂浮物依然清晰可见。张大忠告诉记者,那些全是死鱼。

  前天凌晨3点,张大忠像往常一样醒来,习惯性地披了件外套走出家门,开始巡查自己承包的这个作为鱼塘的水库。然而,此时水库的情形已有些蹊跷。

  “往常这时候鱼儿已经睡觉了,偶尔会浮到水面换换气。”张大忠说,而前天凌晨,他发现鱼儿在水面不停地乱跳。养了5年鱼,这样的情形张大忠还是头一次遇到。“论水库的养殖条件和目前的气候,都不应该发生缺氧啊!”虽然心存疑虑,但张大忠还是急忙将水库里的增氧泵全部打开,顺着100多亩的水库走了半圈后,才忐忑不安地回屋继续睡觉。其实,张大忠夜间巡查的目的,并不是观察鱼儿,而是为了防范附近一些偷鱼的人。

  天刚蒙蒙亮,辗转反侧的张大忠再也躺不住了,赶紧起床来到屋后的水库边查看情况。然而,眼前的情景让他呆若木鸡——偌大的水库里,沿岸边一圈水面上漂浮着不计其数的死鱼,与此同时,还有大批“垂死挣扎”的鱼儿一片片翻起肚皮。“隔个几分钟,一死就是三五千斤。”张大忠发疯般奔回屋里,将家人一股脑轰起床。看到水库的情景,妻子当场瘫坐在地上。

  张大忠痛心地告诉记者,前天一天,他已经花了近五千块钱雇人打捞死鱼,捞了满满7条渔船,还不到死鱼总数的一半。打捞上岸的死鱼据张大忠估测,已有3万斤之多,死鱼总数至少有6万斤。张大忠叹气说,整个水库里应该不剩什么鱼了。

  本打算今天卖鱼的

  张大忠五年前从当地田园生产大队手中承包了这个水库作为鱼塘,开始了他的养殖生涯。水库里,他放养了黑鱼、鲶鱼、鲢鱼、草鱼等多个品种,此外还有一些河虾和龙虾。“现在什么鱼都没逃过,连虾子都一片片地死。”记者看到,这些漂浮在水面的死鱼,小的有铅笔那么长,大的约有一人长。张大忠说,这些较大的鱼至少都养殖了两到三年。

  张大忠说,每年四五月份,都是卖鱼的好时节,往年这个时候,和他熟识的溧水一家水产打捞队都会到他水库捞鱼,然后再拿出去卖。“今年我们都和打捞队联系好了,准备让他们5月15日来打捞,谁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”张大忠说,当他将原因告诉打捞队,让他们不要来了的时候,对方几乎都不敢相信。

  眼下,死鱼已经开始腐烂,一个更为头痛的问题又摆在张大忠面前。“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鱼烂在水库里啊!”张大忠打算继续自己出钱雇人,将剩下的死鱼全部打捞上来,消毒后用草先盖起来,等候进一步处理。

  怀疑有人投毒报复

  一夜之间,6万斤鱼儿暴毙,这样蹊跷的问题,张大忠怎么也想不通。

  据了解,张大忠所承包的这个水库面积100多亩,水域平均深度在3~4米,属于较“瘦”的水质,水体并不浑浊,且水库并不与外界水域相通,周围更是没有任何污染企业。“按理说,这样的放养条件,不可能造成鱼大量的缺氧死亡。”

  张大忠说,虽然没有充足的证据,但有一个因素他不得不考虑。“我自从承包这个鱼塘后,经常有附近的人到这里来偷鱼。”张大忠用了“隔三差五都不止”来形容这个频率,他也坦言,自己和不少偷鱼者都发生过正面冲突,有时候更是打得不可开交。“我知道他们对我肯定怀恨在心。”眼看张大忠和生产队五年的承包合同快到期了,张大忠怀疑:“会不会有人夜间偷偷往水库里投毒,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们,让我们没有能力继续承包这个鱼塘。”

  然而,往100多亩的大水库里投毒,也并非一件易事。张大忠说,这也只是自己的一个猜测而已。

  事情发生后,张大忠已向当地派出所报警,并联系了当地渔政、环保部门前来调查,但得到的答复却是模棱两可。用张大忠向记者复述的话说:“缺氧,不像;投毒,又没有根据。”张大忠说,当地环保部门人士来现场看过后表示,他们并没有能力检测水中是否被人投毒。

  经过初步计算,这次鱼塘“灭顶”事件,导致张大忠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左右,这对于靠养鱼为生的他们一家来说,也就意味着今年将颗粒无收,连生计都犯愁。张大忠说,目前他只希望能弄清鱼儿的死因,好给自己五年的养鱼生涯画上一个惨痛的“句号”。

Leave a Reply: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